歡迎訪問戲曲文化網
聽戲看戲學唱戲就上戲曲文化網!
當前位置:主頁 > 戲曲大全 > 京劇大全 > 京劇新聞 >

請不要糟蹋京劇藝術

相聲演員在電視臺彩唱京劇,在我的記憶里,起碼有三次。

第一次是侯寶林老先生在世時,跟兒子侯耀文、京劇演員朱錦華一起唱“追韓信”。朱錦華飾韓信,從化妝到演出都規規矩矩。侯耀文演前部蕭何,流水板唱的也還可以,只是在道白,說到“至今不見角書到來”的時候,摘下髯口說“‘角書’就是今天的介紹信”,算是“插科打諢”,也還不失大雅。侯老的后部蕭何,一板一眼,字正腔圓,博得滿場彩聲。

第二次是有“美女”主持春妮參與,電視臺跟德云社合作,“半彩唱”《龍鳳呈祥》;說它“半拉彩唱”,是因為演員化妝極不規范。不勒頭,穿皮鞋甚至高跟鞋。這且不說,更甚的是,在演出過程中,把許多精彩唱段刪掉,如孫尚香的大段西皮三眼;“插科打諢”離譜到令人生厭——在洞房一場,吹吹打打春妮和郭德綱走過場,旁邊一群“龍套”大聲喊叫“你可得悠著點兒,你有糖尿病!”我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方面為這幫人如此糟踐國粹藝術而懊惱,一方面為春妮如此自我作踐,不知自重而嘆息。第三次,就是14年10月5日晚央視11頻道由相聲演員何云偉領銜的“折子戲”。開場是何云偉的《空城計》,中場是《打杠子》(我從沒看過這么一出戲)有常秋月參演,大軸是何云偉與著名梅派青衣張馨月合作的《盜魂靈》。

《空城計》里,老相聲演員劉洪沂飾演司馬懿,除在退兵的時候跟相聲演員飾演的司馬師、司馬昭有些多余的“爭競”攪戲之外,基本中規中矩。應寧跟王玥波飾演的老軍,竟然掏出煙卷兒來,顯然是“有備而來”的起哄,可是臺下觀眾對這個“噱頭”沒有任何反響,“噱頭”沒人搭理就是敗筆。我一直認為何云偉對相聲藝術的鉆研是嚴肅,認真,刻苦的,這在后面的戲里學唱京韻大鼓可見一斑。但是在《空城計》里他飾演的諸葛亮卻大失水準:首先是把大段的西皮慢三眼縮水,跳過好幾句,草草結束,不知是嗓子不夠用臨時改變的,還是忘了詞。后面的二六板,展示的不是京劇的韻味,而是數來寶的節奏,因為它板眼錯亂,句尾聲音過重,業內人士稱之為“砸夯”;嗓音也不夠用,顯得異常吃力。

《盜魂靈》是一出玩笑戲,跟《十八扯》、《紡棉花》同一路數;兩個演員要“摽著勁兒”的亮出絕活兒。前些日子杜鎮杰曾演出此劇,遵循的是老路子,沒有出格的玍古(ɡǎɡǔ)玩意兒。他讓我想起六十五年前在大柵欄三慶戲院,聽李宗義先生和童葆玲女士的《盜魂靈》。李先生的臉譜主色調是黑白兩色,從正面瞧,活脫兒的一顆豬頭。何云偉的臉譜不知出于何處,因為不知道它勾畫的是嘛玩意兒,而且缺了兩個大耳朵。金陵大仙唱的“四大名旦”,豬八戒唱一趕三的《二進宮》,宗義先生的徐延昭酷似王泉奎。三個角色忽左忽右忽而坐在中間,讓人看的目不暇接;聽著生旦凈趕著唱,如珠落玉盤。李艷妃將接唱“他二人把話一樣講”的時候,宗義老還沒坐下突然雙腳用力一踹,八戒從椅子上向后來了個后滾翻,掌聲和喝彩聲爆棚,如此收尾令人叫絕。接著童葆玲唱了《紅娘》里最精彩的一段:“小姐呀小姐多風采,君瑞呀君瑞大雅才……”中間還有不少的表情,如耍眼睛,和唇嘴唇的動作,一曲唱罷掌聲不斷,一方面是送給童女士,另一方面是希望宗義先生能唱的更精彩,有的觀眾大聲喊叫《逍遙津》。先生會意,對觀眾說:“時候不早了,我獻給諸位一段《逍遙津》,列位也該回府了。”宗義先生是高派的不二傳人,我是第一次在劇場聽到那如泣如訴,剛柔兼備,曼妙絕倫的《逍遙津》真聲的。宗義先生嗓音絕佳,他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唱片《斬黃袍》里“孤王酒醉桃花宮”比男高音的詠嘆調好聽多多了。

何云偉在京劇的唱段上雖然下過不少功夫,但是沒有一段堪與名家比美的。無他,嗓子不行,比起侯寶林先生來,不啻天壤。現在人們聽到的侯老的《改行》是怹晚年的作品,五十年代怹唱劉寶全改行,模仿的是聲音,不是翻唱劉寶全的某一唱段。單那唱詞前,模仿樂隊的伴奏,就精妙絕倫,至今音猶在耳;可想當時現場觀眾是何等的享受,要不獲得滿堂彩也難。

何云偉很聰明,他想避其所短,于是在鼓曲方面下功夫。殊不知鼓曲名家不僅各自有獨家的名段,最為重要的是有獨特的韻味和嗓音。不能只唱出人家名段的腔,卻唱不出人家獨特的味兒來。現在許多歌唱演員翻唱名家歌曲,除詞句略同,譜子全改了,那是因為他們實在是沒有那樣的嗓子。何云偉自己說這段是白派,或劉派,觀眾聽來感覺如何,本人不在現場,不能妄議,我個人的感覺卻是一道湯,只能說是“何派”。觀眾或許對劉寶全,白云鵬(老白派)和白鳳鳴(少白派),但對駱玉笙老先生的聲音絕不陌生,一曲《四世同堂》主題曲,可謂家喻戶曉,婦孺皆知。您說“這是駱派。”觀眾能信嗎?老天橋有一個場子,穿便裝唱京劇,生、凈和老旦由女演員唱,青衣卻是男人演唱。男人的演唱實在是難以入耳,表演更不堪入目,其代表人物藝名“小瘋子”,低俗下流的種種丑態都是他的“絕活”,有傳說此人人品極差,女演員都受過他的蹂躪,解放后被槍斃了。他們的“祖師爺”是“老云里飛”,可惜他們沒有老云里飛的本事(老云里飛是武丑演員,身懷絕技,因為串行演了其他行當,壞了規矩,被“掃地出門”哪個班兒也不敢用他,靠說《西游記》糊口,因為演孫猴他最拿手,經常糟改梨園界,因為他恨梨園行……有人說他因為國孝期間演出而被罰。不過我還是相信前一種說法)只能走歪門邪道。

相聲演員,當然可以把京劇的方方面面作為素材,如馬志明先生在臺上打過飛腳,李伯祥先生來過側手翻,侯寶林先生的《改行》,馬三立先生的《賣掛票》,都不僅沒有糟踐京劇,還為自己的表演增色,值得研究學習。還有李嘉存學戲,對京劇藝術是熱愛,絕不胡來。

何云偉對京劇的研究,精神可嘉,如何運用到相聲段子里尚需慎重。學四大名旦,就有糟改的味道,梅派不是梗著脖子唱,梅葆玖是因為年事過高,不梗著脖子,發不出聲來。李世濟年輕的時候也不搖頭晃腦,老了,力不從心,想不晃動,但是控制不住,沒辦法。宋小川當著李老的面,學李老,老人一笑置之,那是大度。作為晚輩,拿老人的病態窮開心,是刻薄,不厚道,是不可取的。

京劇藝術是國粹,是聯合國承認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每個中國人都有責任,有義務保護她,珍愛她,起碼不要糟蹋她,作踐她。

本文《請不要糟蹋京劇藝術》地址:http://www.zxeqtg.live/xiqudaquan/jingju/zixun/2395.html

上一篇:七月十九日看空中劇院播出楊少彭主演的《楊家將》 下一篇:京劇太危險了,呼喚從業者的良心
戲曲文化網微信公眾號
德甲视频直播多少钱